吳青萍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夜嘯寶劍 - 吳青萍首頁
《科技前沿》隨想錄(726)
2020-03-25
字號:
    從思維方式看民主演進

    蘆笛《中國人五大思維缺陷》提到的概念不清,不證而論,亂用類比,經典為據,以偏概全——確實是國人一以貫之的落后性思維方式。此概括非常不錯。這些問題恰好也是我在平常據實思考以及與諸多網友交流中感觸非常深的方面。反過來還檢查自己,雖然也經常反復強調這些問題,特別突出強調關鍵詞要規范定義,盡量不要引述權威語言作論據的觀點,但在平素為文中,可能還免不了用一些類比、或者只有結論缺少證明、以至觀點的偏頗方面,以后要特別注意克服。

    蘆笛此文意義重大深遠,但從科學性學術性的層面上看,應該還可以進一步完善。比如,反面的事例不要只說某人某事,使人錯覺為只有少數人,其實是中國人自古至今普遍性的問題。又講其危害性方面,缺乏系統深入的分析,一般人肯定久在茅斯不知其臭,大家如何真正重視起來呢。還有其五個方面的概括,究竟其并列性、遞進性、準確性和關聯性、周延性、囊括性怎么樣,都有值得繼續思考的余地。

    蘆笛在文中談到中國人的概念不清,是建基于大家都不會作定義的狀態上的。這個剖析非常重要。從我上網18年多的經歷,就經常性的感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比如不少大學知名哲學教授的文章里也很難看到形式規范的定義。幾年前,讀到李澤厚、陳嘉映、趙汀陽等哲學界名人關于什么是哲學、什么是哲學家的文章,這種直接呼喚定義的標題很引人去看看其究竟如何定義的興趣,可是掃興得很,他們的文字里一概沒有作出規范的定義!

    為什么他們沒有作出定義呢?基本原因應該有兩個,一是定義太難。比如哲學的定義就很難。但即使再難,也并不妨礙你講出自己把握概念的情況呀!我看絕大多數人確實就是流于自己心中含糊的概念,所以不能清晰作出定義的。二是不會按照形式邏輯的要求做定義。中國思維網的哲學論壇上有一位文字非常流暢思想非常活躍的網友叫博沙(北京的一位大學哲學教授),就曾在關于定義的專文中不齒形式邏輯定義,說釋義即定義。

    前幾天,我瀏覽貓眼看人,讀到網絡名人楊恒均一篇歡迎網友與其討論問題的帖子。楊的文章我曾讀過,印象中他自詡是民主小販,于是我便詢問他,能不能對民主做個定義,他卻王顧左右而言他的回道,他的興趣是預測今后將要發生的事情。上面舉例都是所謂非常濡染于西方思想文化范疇的學人在定義上的差強人意。說到那些崇拜傳統文化者無視定義的問題就更突出了。如一說科學、真理等他們認為過去中國就強,可一叫其作出科學與真理的定義,就都會躲避,還是只要自己心里認定那么回事便行了。

    應當指出,概念不清的問題本質是大腦思維中對于問題認識的片面性體現,這是人類思維中普遍性存在的狀態,所以它不僅只有在我們中國人身上存在,其實在非中國人身上一定也存在。深層的問題在于,人家文化遺傳中既然留下了趨向于科學整體全面思維的形式邏輯,所以,其功夫到堂者就有可能運用形式邏輯這個銳利思想武器,把問題盡量看深看透看全。而我們觀念文化中既無此寶又自以為是的忽略它,我們如何能夠進步呢。

    還是舉具民主定義問題這個實例分析,來加深對上述理論性概括的理解吧。民主是什么,你盡量閱讀古今中外那些卷帙浩繁的各種文字,似乎也很難得到一個“全面性”的定義。為什么呢?還是人們的認識普遍受限于自己重視的某些民主政治的實例(表現樣式)而不拔罷。眼下的情況,則是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局限在發達國家民主的現象,認定著民主就是多黨制、普選制等了,殊不知,此份概念不清卻成了我們民主停滯不前之大害呢。

    為什么說將民主定義在多黨制、普選制上是概念不清呢?很簡單,因為多黨制17世紀、普選制20世紀才剛出現,此前民主就已誕生了2000多年,我們如何能將某事物后來的發展形式來取代或者定義這個事物呀(此即類似于由具體的蒸汽機、汽車或5G手機來定義工業這個概念之不妥)。要準確定義民主,還得要縱覽民主誕生以來2000多年中所表現出的各種形式,從中抽象其共同的原則的粗糙的一般性東西來形成定義。我們從這里出發,既可以演繹包容各種已有的民主,也可以探索創新中國將有的民主(豐富的民主表現形式)。

    您的這二個問題究竟意指何處我并不清楚。為了促進討論氛圍,還是不揣簡陋從字面所問進行一點詮釋吧。一般情況下了解的2000多年前的民主是指古希臘的城邦民主。這種民主當然是建立在古希臘那些先哲們的思想理論基礎上的,是對其理論的社會實踐,并且也是通過城邦的社會政治制度的確立而施行的。通過當時那位先哲蘇格拉底被其“暴民”投票贊成處死的故事,我們完全可以想見那個民主狀態的硬性約束的制度化(法制化)程度是非常強的。概括古希臘民主的其他特點應該還有選民(自由民)范圍的局限性以及議事范疇小(其城邦大都僅有幾千人)。

    形式邏輯的思想也是發軔于古希臘(蘇格拉底的學生亞里士多德)的,應該和民主思想屬相同誕生的時代吧。我認為民主理論與民主制度的關系仍然屬于思想與實踐的范疇。現在我們的民主政治事業如何推進與發展,既缺少創新性的思想,也缺少如何做的制度樣式。而這兩種缺少加起來,根子還是缺少那種盡量站上高端的整體性思想。這樣的整體性思想本質應該是一種優秀的哲學思維。其優秀處既包含解釋世界盡量周延性的理論完備性,又具有改變世界盡量可行性的理論創新性。

    我傾向于從整體上看問題。對于民主政治也要從整體上看。這種整體性眼光,應該具有兩個方面的把握。一是將民主政治作為一個事物,將它各個時期的不同實現形式看做其不同的發展階段。二是決定一定民主政治治理效果的因素可能并非這種民主政治的本身,而是其背后的思想信仰等根本性觀念文化的東西。

    上述認識其實是建立在人類民主政治事業誕生2000多年來各種各樣相關實踐經驗教訓的歸納基礎上的。將民主割裂成所謂現代的和非現代,并且只去青睞現代的樣式,這未必是理性的態度。從西方政治文明史看,英國人的理性(意識)似乎特別突出,其光榮革命與國王共和,上議院議席的民主化則持續了近600年才完成。

    英國政治改進的理性說到底就是認可事物的漸進性。為什么在政治上要漸進,不能一步到位跟風趕熱的搞現代化?還是人們的思想素質跟不上了。為什么世界上許許多多國家改革伊始就強推現代民主效果大都不好,還是人們普遍的平等意識、奉獻意識、法治意識、大局意識、寬容意識等現代性先進的思想觀念沒有確立起來呀。

    不能拿現代民主“類比”現代汽車。汽車駕駛是一個牽扯范圍極小的機械性事物,民主政治卻是牽扯古今傳統演進,國家民族素性取向的極其廣闊復雜的社會性事物。現代汽車確實拿來就能在個別人那里學習一下便會使用好了。現代民主的學習卻涉及到億萬群眾觀念文化的轉型改進,我們的國民(現代性觀念)還差火候喲。

    應該認真思考美國前政治學會主席亨廷頓的觀點:在后發展國家的改革中,秩序比自由更重要。亨廷頓為什么這么說,還是他聽到看到后發展國家改革盲目的貪大求洋搞現代民主而引起諸多動蕩亂局而不值的實事求是思考。亨廷頓還有一個著名觀點是講文明的沖突。其實因民主而亂何嘗不是如斯沖突呢。

    當然,上面這些立論與分析指明著現代民主于當前我們國情的某種不適,但這并不意味著現在中國必須反對(實行)民主。關鍵還是從整體上把握民主政治才有新穎理性理想的思路。現在絕大多數中國人都不會這么看問題,要么是強推現代民主,要么是怕亂停滯民主改革,要么是自說自話將現存的政治強說是民主。

    蘇格拉底所處的城邦民主當然比現代民主早許多年代。但這并不能說明現代民主的出現(產生)與古代及近代的思想家哲學家沒有一些認識上實踐上蛛絲馬跡的聯系(遞進關系)。蘇格拉底被當時民眾投票毒死,因此引起了思想界視選眾為暴民的思索。其實所謂暴民者依然是建立在其社會主流的觀念文化某種落后愚昧性上的,因此民主方式必須適宜于族群的觀念文化(超越了觀念文化現狀而搞過高要求的民主樣式往往就會欲速而不達)。

    由上可見,我們創新的民主(實現方式)就可從民主的規范定義中析(找)出。民主定義如何下?還是要將2000多年來已有的城邦民主、代議民主、議會民主、多黨民主、普選民主、公決民主等各種方式的共性抽象中來界清得出,即為:民主是由投票多數抉擇的管理方式。再依據這個定義的理論基礎,結合我們的觀念文化現狀和保持政治秩序的需要,便可推出一種由下而上,由小而大、先內后外、先監督后執行等鮮明特色的民主實現方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筆名:夜嘯,男 岳陽市委史志辦 中國未來研究會研究員 一直喜愛學習思考論寫,曾發表論文70余篇,全國性征文競賽獲獎17篇 出版《中國理性改革思考系列)專著6本,近300萬字 研究特點是盡量從本質、整體和系統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類的生存發展問題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iwsysd.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20182019德甲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