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開泰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懸壺濟世 - 黃開泰首頁
人性·人文·文明之人的悲哀
2019-10-10
字號:
人類最大的需要,根本的利益是什么?人類究竟該追求什么?文化精神究竟該唯物唯利還是以人為本?科學是為人的生存服務,還是貪婪無度,隨意發展?是時候好好想想了。
以人為本,生生不息,可持續發展,是文化智人的根本利益;和諧的生存關系、活得好、活得久的生存狀況是文化智人的最大需求。人活不好、活不下去了,科學發展有什么意義,物質利益有什么價值?活得好、活得久,不可能離開物質聯系,但物質利益的價值不是貪婪價值,不是享樂價值,而是生存價值。
最具有生存價值的物質是什么呢?是陽光、食物、空氣、水。陽光、食物、空氣、水支撐著地球生命,維護文化智人生存。支撐地球生命、維持文化智人生存的陽光、食物、空氣、水,是自然完整狀態下的陽光、食物、空氣、水,不是組成陽光、食物、空氣、水的分子、原子,其分子、原子,知與不知,沒有什么生命意義和生存價值。
是生命都沐浴著陽光,呼吸著空氣,有水滋養,花草樹木、豺狼虎豹、昆蟲飛鳥,無不如此。生物不同,食物不同,各有所需,各有所養。植物的食物是陽光、土壤和水,動物以植物為食,或以其它動物為食。
食物是自然狀態下食物,需要是適可而止的需要,自然食物進入活生生的人的體內,通過氣化作用,有用的精微留下了,養五藏,生氣血,長形體,多余的、無用的東西,排出去。有用還是無用,留下(藏納)還是排除(瀉之),在不同情況下有所不同,在不同個體有所不同,在生長壯老已的不同生命階段有所不同,既有隨機性的變化,又有確定性的需要,能補不足的東西有用,該藏納的能夠藏納;太過多余的東西無用,該瀉之的能瀉之,如此維持體內氣血和、津液和、營衛和,骨正筋柔,形與神俱。
食物中哪些有用、哪些無用,有用的藏納多少,無用的通過什么途徑瀉之,因季節寒熱而不同,因地域差異而不同,因社會勞逸而不同。這些不同是隨機的、變化的、環境影響的,通過五藏六腑的因應協調性機制,在“陰平陽秘”的平衡作用下,有度、有節,順應生存環境,維持生命之和,即有生命之適的分寸,人才能活得好、活得久。和自然對著干,過多地主觀干涉因應協調性,無論個體還是人類整體,都難以活得好、活得久。
生命之和的生存狀況有兩個基本因素,一是外因,在自然有陽光、食物、空氣、水,在社會有人事往來、相互關系,自然和、社會和,生命之和就有了外部條件。二是內因,活生生的人體內的“陰平陽秘”的因應協調性,有余能瀉之,不足能補之,氣血精津液動態平衡,和就有了生命的根基。內因,主觀理性要維護,不介入、不干涉、不傷害。外因,主觀理性順應自然,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營造和諧的社會,人事以德為本,大家安居樂業,自食其力無生存壓力,生活知足自得其樂。
文化精神是文化智人主觀理性的集中體現,是社會生存關系的決定者,唯物唯利、為我唯爭的文化,勝王敗寇、弱肉強食,破壞和的生存環境,傷害和的因應協調性;以人為本、仁義道德的文化,“天下為公”、“合和萬國”,營造和的生存環境,維護和的因應協調性。可我們卻破壞了自然生存環境,在社會提倡競爭、鼓勵消費,自然越來越糟糕,社會一直沒有安寧。
物質需要是多樣的,其生命意義在活生生的人,通過“陰平陽秘”的因應協調性,多余的、無用的排除去,有用的、需要的藏納起來,使水谷精微的化生,氣血精津液的轉化,無太過、無不及實現的。可我們將自己物質化,要規范、要標準,改變因應協調性的隨機應變機制。
衣食住用生存價值離不開“適”,適是生命之適,適于生存需要。衣之“適”,在蔽體以適寒溫,食之“適”在養氣血以適氣化,住之“適”在遮風擋雨以護身,用之“適”在儲物、加工食物等。衣食住用之“適”,是外在環境之“適”,文化生存的高級階段,主要是由科學等實用性文化生產保障,“適”與不“適”,基本在文化精神。唯物唯利、為我唯爭的文化精神,衣食住用永遠都不夠多、不夠好,沒有滿足,更不要說“適”了。
以人為本,文化精神重視衣食住用之“適”,而且是以活生生的人的生命客觀為根本的“適”,是差異性的“適”。人不同,地域不同,季節不同,工作性質不同,“適”的具體要求不同,基本原則就在和的分寸和尺度。和,不是主觀理性自我確定的,而是宇宙自然、地球自然、生命自然確定的,地球存在于宇宙,和于宇宙,生命存在于地球,和于地球,人是地球上的生物,唯有和于宇宙日月星辰的運轉,和于地球季節氣候之變化,和于地域物產之差異,才能實現“適”的文化要求。因此,效法自然,贊天地化育,窮理盡性以至于命,是以人為本的文化的基本路線。
饑寒交迫損害健康,奢侈揮霍危害生命。人化物了,沒有生命意識,缺乏生命智慧,陰陽規律被顛倒,和自然對著干,和因應協調性對著干,就必然是個人“以身發財”,群體“以身發財”,國家“以身發財”。在西方文化精神的熏陶下,人變成了財富機器、經濟動物,淪為了科學加工的對象。科學不把人當人,人自己也不把人當人了。
倡導消費、鼓勵競爭、奢侈貪婪,是西方文化的致命弱點,是一條反人性、反人類的文化之路,是張揚野性之惡,強化勝王敗寇弱肉強食的文化精神,是滋生貪婪的發酵池。數百年走過來,現在人貪婪,群體貪婪、文化貪婪,文化智人這個物種,變成了一個永遠吃不飽、永遠爭斗廝殺的“貪吃蛇”。人不把人當人,文化不把人當人,在科學的解剖刀下,人是細胞、體液、基因,在市場經濟的牢籠里,人是創造財富的機器。
人類的歷史,饑寒交迫是尋常的生存狀況,體內生成了耐饑寒的氣化調節機制,在物質利益日益豐富的文化生存時代,把握好生命之“適”的分寸,避免形成貪婪理性,比發展競爭力、提高生產力,更加具有生命意義和生存價值。中國文化以人為本,是多維時空動態關聯性的生命文化,追求活得好、活得久的生命利益和生存價值,強本節用以維護自然和,適可而止以營造社會和,自然和、社會和,文化智人就活得好、活得久。
在生存關系上,文化最明顯、最直接、最具有根本性的生存價值,是飲食關系。飲食關系原本是自然關系,餓則采集狩獵而食,飽則嬉戲娛樂而安,文化生存的高級階段則變成社會關系了,與文化理性及其價值取向和人的觀念、意識等密切相關。現在的飲食關系,受奢侈、消費的文化理念的影響,形成了與生命之適相悖的飲食觀,縱口福而損健康的情況十分普遍。
飲食養護生命,和空氣、陽光、水一樣,生存價值不可替代。在生產力發達,物質內容極為豐富的時代,飲食的生存價值關鍵就生命需要的分寸了,養成合理的飲食習慣,使社會、群體、個體都有飲食之和的觀念意識。如何做到飲食之和呢?《黃帝內經》概括為四個字——飲食有節。節在哪里?不在營養搭配,不在主觀規定,更不在實驗標準,而在時間之節、食量之節、種類之節,是尊重活生生的人的生命的節。
該吃飯吃飯,循四季生長收藏的物產規律,遵起居寐寤勞逸的生命活動,朝莫虛、暮莫實,是為時間之節。食量之節,主要在不過飽不過饑,過飽“飲食自倍,腸胃乃傷”(《素問·痹論篇》),過饑則元氣失養,氣血不足。飲食種類之節,不單一、不偏食,適當的多樣化飲食,“五谷為養,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素問·藏氣法時論》)。養者為主,助、益、充者為輔,有主次多少的分寸,有個體差異之尺度。
陽光、空氣、水的生命關系,比飲食關系更加重要。飲食受觀念意識的影響,主觀理性所起的作用較大,陽光、空氣、水則純粹是自然生存關系,若陽光、空氣、水自然,關系自然就和,所以文化只要不破壞陽光的自然狀態,不污染空氣、水,就不存在生命之適的問題。科學的文化活動,改變了臭氧層,增加了碳排放,釋放了重金屬,陽光、空氣、水都失去了自然狀態。
陽光、空氣、水、食物的生存關系,是在自然完整性基礎上形成的,并不是分子化、原子式的生存關系。物質由分子、原子構成,陽光、空氣、水、食物的生命關系最終也要分解為分子形式與活生生的人發生生命聯系,但這樣的生命聯系,在生命體內發生、進行、完成,看不見、摸不著,因人而異、因時而異、因地而異,文化無法確定、無法標準。
我們看得見、摸得著的就是陽光、空氣、水、食物,感覺到的是陽光的溫暖、空氣的清新、水的潔凈、食物的味道,不是陽光、空氣、水、食物的內在分子、原子,而分子、原子進入體內之后,發生什么樣的變化,如何被身體吸收利用轉化,則由個體的生命狀況決定了。實驗室可以認識,但實驗室必究不是活生生的生命體,缺乏具體生命的特殊性,與活生生的人,存在很大的生命距離,不遵從客觀自然的主觀文化是無法跨越。
物質不進入生命體內,就沒有生命關系,進入生命體內,物質分子的組合、轉化、平衡等生命關系,就必然有這個生命體、這個年齡段的特殊性。在西方文化精神的驅使下,科學好奇,科學霸道,科學武斷,打開生命體,去規定、去干涉,用顯微鏡邏輯取代自然客觀的生命氣化,人的自然生存關系被踐踏,社會生存關系被割裂,自然完整性、多維聯系等自然客觀的生命屬性被否定。
生存,要吃、要喝、要呼吸,物質的生存價值是毋庸置疑的,但在文化生存的高級階段,要實現其生存價值,要發揮為生命保駕護航的作用,關鍵在文化精神,在人之用。文化精神不把人當人,貪婪自私、你爭我奪,再豐富的物質財富,也不會有生存價值。生存價值不是物質利益的價值,是生命之和的價值,是自然生存關系、社會生存關系維護活生生的人的生存的價值。現在的財富,原始生存時代、文化生存的初級階段無法比,可是自然惡化,世界沒有和平,大滅絕的趨勢加速了,這樣的文化有生存價值嗎? 
西方文化原封不動地將原始智人為我唯爭的野性,移植到了文化生存時代,物質利益和生命的關系被顛倒過來,將文化智人引上了貪婪自私的文化之道。如今的人們,不是用物質、用財富,而是被物質所用,被財富所困,成為了經濟、權勢、名位、競爭力等等身外之物的雇傭或奴隸。
生命有生命的特殊性,人有人的特殊性,以物為本,用物質普遍性抹殺生命特殊性的文化是野性的、冷酷的。以人為本,知物、創造物,為人的生存服務,為活得好、活得久提供幫助,這樣的文化是人性的、溫暖的。西方文化把生命物質化,沒有實驗室,沒有顯微鏡就不知道什么是人了,沒有社會財富的分別、社會地位的高低就無法區分人了。不把自己當人,當成實驗對象,當成物質分子,當成社會財富、權威的附庸,這可能是文化智人、是西方文化最可悲的地方。
人的自然客觀,是地球上的自然客觀,天地氣交氣化孕育、生成、進化。物質宇宙無處不在,但生命并非無處不在。物質可以孤立、靜態,存在于沒有陽光、空氣、水、食物的地方,可以拿進實驗室里,放在顯微鏡下,生命不能。
地球上的任何生命體,都是生存關系之和的存在,是自然完整性的存在,是環境關聯性的存在,是內外物質氣化交流的存在,有常——亙古不變的生命規律,如因應日月升降形成的晝夜寐寤規律;有變——升降出入的隨機調節,如因應寒熱溫涼氣候隨機變化形成的氣化調節。破壞整體、割裂聯系、物質靜態化、不尊重個體,這樣的文化不是生命文化,文化智人不應該讓這樣的文化解剖自己、分析自己,失去自己做人的尊嚴。
社會財富、社會地位是文化范疇的東西,不是自然客觀的東西。以人為本,人是自然客觀的人,生命平等、人格平等,沒有三六九等的區別,文化的認識只有將人與野獸、原始智人區別開來,把握住人之所以為人的本質,區別才有意義。文化要認識人,要區別人,只有立足本能之欲來認識,在精神進化上相區別。達爾文在物質之形上認識了生物進化的區別,中國文化則在精神進化、在人性上將人與野獸、原始智人區別開來,為使人成為真正的人,開辟了正確的文化道路。
人不成人,不把人當人,物質利益和原始生存及文化生存的初級階段比較,發生了2個基本的變化:
一、物質作用的變化,即由生存需要,變成奢侈享樂、娛樂刺激的需要。
二、物質欲望的變化。原來是吃飽則安,無欲無求,現在再多也不滿足,更好、更多、更新的追求沒有止境。
商業文化、經濟理論,膨脹了貪婪理性,深化、加劇了野性之爭,文化生存的高級階段不以我之身、我之命、我之生存環境為本了。物質綁架了人,經濟綁架了文化,財富綁架了欲望,野性之爭綁架了社會生存關系,人在西方文化精神中消失了。
(待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醫師,四川省科學城醫院退休。16歲跟師學中醫,通過函授獲得本科學歷,從事臨床四十余年,獲得病人廣泛贊譽,每天門診量50人次左右,發表中醫學術論文四十余篇,出版《中醫之和-辨證論治的生命哲學》專著一部。個人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iwsysd.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20182019德甲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