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萍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夜嘯寶劍 - 吳青萍首頁
《科技前沿》隨想錄(554)
2019-10-09
字號:
    魚痛魚樂漫想

    報載:魚之苦有誰知   許多人認為魚類既不會難過,也沒有痛感,但利物浦大學新研究打破了這一“神話”:魚類也有痛感,且與包括人類在內的哺乳動物相似。其論文發表在皇家學會《哲學匯刊》。作者斯內登,是全球魚類痛感研究領域最有影響力的專家之一。她說,痛感是整個動物王國的共同特征。當魚類遭受痛苦感時,“會表現不良行為變化,如暫停進食,活動減少等,而為其提供緩解疼痛的藥物則可防止這些情況發生。”實驗發現,當魚的嘴唇受痛苦刺激時,它會在魚缸壁上摩擦嘴唇,此反應相當于人類輕揉被打痛的部位。研究意義是當我們“接觸這些動物時,一定要小心謹慎,以免損傷其敏感的皮膚。捕捉屠殺時,也要考慮魚類的動物福祉問題。”(2019-9-27-7)

    思考:讀此“趣味科學”欄目《魚之苦有誰知》的文章,我想到了三個問題。一是人類思考的共性和個性方面。超強大腦是人類區別于一般動物的主要特征。超強大腦的功能在于超強思考。何謂“超強”,意思是超越自我超越時間空間甚至是超越可見的駁雜繁復之物性存在而擴散到不可見的純粹豐富之精神領域里進行思考。此即人類思考的共性。由這個邏輯推去,任何古今中外之人都應該因其共同擁有的超強大腦而(可以)具有如此的超強思考(功能、能力)。人類思考的個性產生則可能取決于兩個方面的因素。其一為思考者先天的身體(物性)稟賦特點影響。如心理學就曾研究過人們有四種不同的(身體或物性)氣質性格(多血質型、膽汁質型、粘液質型和抑郁質型),其對主體的思考特點明顯會有影響。以前看過描述毛澤東學生時代生活的電視劇《恰同學少年》,里面的毛澤東與蔡和森都非常優秀,但思考性情迥異,毛外向激情,思維磅礴,敢作敢當,似屬多血質的思考類型;蔡則內斂深情,思維縝密,為事沉穩,當屬粘液質的思考類型。其二為主體后天學習受教思索中所形成的特有精神觀念反過來會支配其思考。這對人類思考個性的影響可能更大。特別是族群性的觀念文化或精神信仰就會對整個群體思考特征(亦即民族特點)的形成具有根本性決定作用。可舉實例詮解。如本文關于魚問題的思考,人類的普遍關心之共性就很明顯(中國古有“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的典故)。可東西方不同的文化特點,便促使其產生了不同的思考發展趨向——西方秉承其求真意識走向科學;東方莊子卻受其功名意識影響將魚的思考引入了詭辯。

    二是人與動物的區別方面。人與動物的區別究竟是什么?這也是一個曠古延今都讓人思索不已的問題。很早以前,古希臘智者亞里士多德曾將其概括為思維的有無。現在來看,那個見解實在并不嚴謹。思維是什么,思維由什么身體器官產生,思維的深淺強弱高低是否存在,體現在哪里,等等,只要將這些命題稍作系統上的解答,便會無法否定動物也有大腦也有思維也需思維,如此就會推翻亞氏之論了。講人與動物區別后來還產生了著名的是否勞動和是否制造使用(攜帶)工具的觀點。此論之錯謬在本質上與亞氏之論類似。從抽象的推理層面完全可以按照前述的方式對之進行質疑而駁倒它(勞動【工具】是什么,目的是什么,如何分別高級低級等)。特別是隨著動物科研的進展和現代科技錄像視頻的迅速發展,我們可以很尋常地觀看到多種動物們制造攜帶使用工具勞動而謀生的場景,此論尤顯偏頗了。除了上述,歸集人們對人與動物區別的說法還有諸多方面,如語言、如理性、甚至如觀念等都是。但如若仔細一一從這些區別標準的概念定義入手去聯系實際現象嚴格界定,似乎都不嚴謹都有漏洞都缺乏足夠的說服力。為什么呢?我看根本還在這些標準的概念使用本身——人們往往都是將其放在一個潛在的狹義的“人(類)的”前提下使用這些概念,而缺乏那種更廣義的概念把握,所以就出錯謬了。比如我們可以嘗試在廣義的語言、理性、觀念概念下去理解動物的行為方式,那樣,動物們自然就也有語言,也有理性(按照長遠整體利益需要抉擇的思維能力),也有觀念(積累或學習到的觀察世界事物的角度)的。只是程度不如人類罷了。

    三是開發開掘人類超強大腦功能潛能方面還僅是“萬里長征還剛剛走完第一步”。毫無疑問,考察人類數千年來的文明歷史,甚至包括史前幾萬年、幾十萬年漫長的人類歷史,真正取得巨大的快速進步者還僅是工業革命以來的近兩百年,特別是集中在二戰以來的幾十年歲月。其顯著標志在于人類生存所需的物質得到了空前的增長,人類的平均壽命有了成倍的增加。造成如此巨大變化的主導因素明顯在于科技事業的迅速發展。科技的發展說到底,歸因于人類超強大腦功能的發掘。問題是人類超強大腦功能的發掘又何僅只是推助科技事業的發展呢。比如科技事業迄今為止并不涉及的人類道德倫理、思想思維方面,假設也像科技事業那樣得到爆發性的發掘,那對人類的福祉增加又意味著什么呢。如此推想似乎還有些玄妙空洞,就講緊扣我們面前的實際實務如我們相比于發達國家顯得還很有差異差距的方面。比如本報道所提及的東東——一個那樣似乎與我們實際生活沒有什么關系意義的魚類是否也會難受、是否存在痛感的問題,竟被人家設為研究專題,成果也登載在其最高級別的皇家哲學學術期刊上,且研究者還是“全球魚類痛感研究”的權威,甚至其研究意義還是考慮“動物福祉”的進展等。哦,那是一種怎樣的思考氛圍思考境地思考取向呢,如此發散開去的思考問題該有多么廣闊的發展空間呢。是呀,我突然記起很久前的八九十年代,參考消息就刊登過美國議會曾質疑過科學家花費巨資研究蚊子翅膀功能的信息,其反過來看卻是人家超強大腦開發的深進咯!我們總在講總在擔心科技發展人工智能的替代,將使很多人失去工作(事實確實如此),但如若像人家那樣,甚至更為廣泛地開掘科研領域,我們要做的事還會少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筆名:夜嘯,男 岳陽市委史志辦 中國未來研究會研究員 一直喜愛學習思考論寫,曾發表論文70余篇,全國性征文競賽獲獎17篇 出版《中國理性改革思考系列)專著6本,近300萬字 研究特點是盡量從本質、整體和系統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類的生存發展問題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iwsysd.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20182019德甲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