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盛剛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學而思之 - 鮑盛剛首頁
冷戰:美蘇共治下的冷和平
2019-09-29
字號:
    可以說沒有冷戰,就沒有美國的霸權,其理由:一是冷戰爆發為美國在二戰后找到了一個繼續留在歐洲,留在遠東的借口,反之如果戰爭結束了,世界太平了,美國就沒有理由繼續留在歐亞大陸,而是應該退回美國,但是退回美國又何來美國霸權呢?二是為美國控制其盟友找到了理由。冷戰是美蘇兩大陣營的對抗,但是正是這種對抗帶來了美蘇共治的結果,對于美國來講將前蘇聯視為敵人,可以以恐懼換團結,以此把盟友綁架到美國的戰車上,形成以美國為主導的所謂自由世界秩序。三是美國可以繼續成為民主國家的兵工廠,讓盟友沖鋒陷陣,自己則從中漁利,“美國生產,世界消費”正是基于這種地緣政治框架下的產物。

    英國地緣政治學者麥金德認為:19世紀大英帝國的全球戰略或者說大英帝國的軍事前線,是從英吉利海峽沿著非洲海岸線南下,然后繞過好望角經過印度洋再伸展到日本而展開布局的。與此對比,我們可以看到作為當今世界的唯一全球性大國,美國的全球戰略與軍事前線是有三點一線組成的,三點是指歐洲,中東與亞太,一線是指由這三點連成的分界線,冷戰期間,這條分界線被稱為鐵幕,在歐洲穿過德國柏林向東延伸至中東,然后在亞洲穿過北越與南越,經過臺灣海峽,一直到朝鮮半島的三八線,幾乎是人為地將世界一分為二。一邊是以蘇聯為主導的社會主義陣營,一邊是以美國主導的資本主義陣營。冷戰后,美國的意圖是將這條線向北不斷推進,試圖通過全球化、市場化與民主化,容納俄羅斯與中國,最終達到歷史的終結。而目前美國顯然在這三點一線上又回到了退守的狀態,在歐洲退到了烏克蘭,在中東目前爭奪于敘利亞,伊朗。在亞太則試圖在南海,或者利用朝核問題,或者臺灣問題找到一個引爆點,從而將中國阻止在第一島鏈之內。由此結果,南北對峙不斷加劇,幾乎又回到了冷戰時期。

    在歐洲,冷戰后盡管美國口口聲聲講北約東擴不是針對俄羅斯,但是當北約軍隊進入新歐洲,美國導彈防御體系指向俄羅斯的時候,俄羅斯還會這樣認為嗎?對此美國國際問題研究學者米爾斯海默在一篇分析文章中認為:奧巴馬總統決定硬抗俄羅斯,發動制裁,進一步支持烏克蘭新政府,這是個嚴重錯誤。因為這不僅無助于解決分歧,還將制造更多麻煩。在美國與西方國家看來,一切都是普京的錯,且普京的動機上不了臺面,這是謬見。事實上,此次危機的根源是北約東擴,所以由來已久,一直以來俄羅斯人極度厭惡北約擴張,眼見著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紛紛加入北約,但俄羅斯并未出手阻攔。2008年,北約宣布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將成為北約成員國”,俄羅斯立刻表明其底線。格魯吉亞和烏克蘭不只是俄羅斯鄰國那么簡單,這兩個國家就在俄羅斯的家門口。俄羅斯2008年8月的強硬回應很大程度上是為了阻止格魯吉亞加入北約和西方陣營。至于當前烏克蘭危機,普京當然認為事態發展是對俄羅斯核心戰略利益的直接威脅。不管怎么說,美國一直甩不掉冷戰的陰影,自1990年代以來便將俄羅斯視為潛在威脅,全然不顧后者抗議北約東擴,反對美國在東歐建立反導系統。

    在中東,美國的目的是利用敘利亞問題、伊核問題,引爆地區沖突,阻止俄羅斯與伊朗勢力的南下,而以色列則是美國在中東的主要代理人。特朗普擔任總統后,美國仍維持在中東的超脫政策,不愿意為中東事務投入太多的政治和外交資源,并減少對中東的經濟援助。然而,令美國政府感到不安的是,俄羅斯和伊朗等非西方力量,通過打擊“伊斯蘭國”,幫助巴沙爾政府收復失地和參與中東安全治理,趁機填補權力真空。甚至美國在中東唯一的北約盟國土耳其也響應俄羅斯倡議,啟動俄羅斯-土耳其-伊朗“阿斯塔納進程”,形成了統一戰線。隨著美國和西方在中東事務中被邊緣化,特朗普政府日益感到焦慮,不得不重構在中東的聯盟體系,通過扶植代理人來遏制俄羅斯和伊朗的擴張勢頭。2017年,特朗普擔任總統后首次國際訪問便選擇了沙特和以色列。在海灣地區,美國與沙特簽訂1100億美元的軍火銷售協議,使沙特和阿聯酋成為對抗伊朗的“急先鋒”。在地中海東部地區,美國把以色列打造成“橋頭堡”,向以色列提供F-35戰機,并把在以的柔性軍事存在升級為剛性軍事基地,默許以色列越境打擊敘利亞境內伊朗軍隊的設施。在中東北部地區,特朗普政府默許土耳其越境打擊敘庫爾德武裝。美國此舉旨在離間土耳其與俄羅斯的關系。今年4月,美、英、法空襲敘利亞政府的軍事目標,埃爾多安政府宣布支持就是一例。顯而易見,特朗普政府中東政策的目的就是把俄羅斯、伊朗、敘利亞巴沙爾政府、黎巴嫩真主黨和哈馬斯等推到“中東地區體系”的對立面,人為把中東地區分成了“親美”與“反美”兩大陣營,引發中東地緣政治沖突的教派化和冷戰化,從而形成地區國家相互牽制、相互消耗的所謂均勢格局。

    在亞太,特朗普上臺后,中美關系可以說變得更加不確定,一是美國繼續在南海推行所謂的“航行自由”,二是朝核問題,三是制造臺海緊張局勢,四是推出所謂“印太戰略”,五是明確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六是開打貿易戰。美國利用或者制造這些問題,以此引爆地區沖突,形成所謂的均勢,而自己躲在后面,從中漁利。但是,美國迄今一直苦于無法找到一個引爆點,因為目前亞太地區依然是世界上經濟發展最快與最有活力的地區,和平與發展依然是亞太地區的主流。所以,所謂中國崩潰論,所謂亞洲世紀即將終結只能是美國的一廂情愿。另外,所謂中國威脅論,美國無非是想挑起中國與周邊國家的矛盾,形成對中國的合圍與遏制之勢。事實上,亞太大多數國家越來越意識到中國是機遇,而不是威脅。更為重要的是,在亞太沒有國家希望被卷入沖突和戰爭,也沒有國家愿意成為美國的馬前卒與犧牲品。一直以來,“重返亞太”與亞太再平衡戰略被視為美國全球戰略的重中之重,照美國自己所講,重返亞洲戰略有兩大目的,一是分享亞洲的經濟繁榮,促進美國出口與就業,二是維護亞洲的安全與和平。但是事實上,美國重返亞洲不僅沒有推動地區的和平與安全,而是加劇了動蕩與沖突,不僅沒有拉動美國的出口與就業,而且破壞了亞洲的合作與經濟發展。盡管美國口口聲聲說重返亞洲不是要遏制中國的和平崛起,但事實上美國的所作所為全然是針對中國的。

    普京有一句名言:前蘇聯解體是20世紀地緣政治的悲劇。而目前越來越多的美國學者認為,1991年前蘇聯的解體對美國來講也是一個災難。比如美國社會歷史學家伊曼努爾·沃倫斯坦就認為,蘇聯解體對美國而言,這是個災難!我知道沒人這么說,他們只是說這對美國而言是個巨大的勝利,但它確實是個災難。他分析到:“雖然許多評論家歡呼1989年是美國統治下的和平的開始,但本書的論點正好與之相反,認為它標志著美國統治下的和平的終結。冷戰才是美國統治下的和平。冷戰結束了,因此美國統治下的和平現在已經終結。”而目前,種種跡象表明,為了讓美國再次強大,為了讓世界重新回到美國統治下的和平,美國正在試圖把世界重新推回到冷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曾獲華東師范大學歷史學本科國際政治碩士、曾獲加拿大卡爾頓大學比較政治學碩士。任教華東師范大學國際政治研究中心,后赴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學習國際關系。現移居加拿大溫哥華,在加拿大海外集團工作。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iwsysd.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20182019德甲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