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首頁
全球化與西方的興衰
2019-08-16
字號:
    中國有句成語:“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同樣,對于西方和美國的興衰來講,我們也可以說:成也全球化,敗也全球化。美國社會歷史學家沃勒斯坦認為,過去500年西方在世界的主導地位其原因不在于這些國家的內部,而在于它們一直處于世界體系的核心位置。同樣,欠發達國家與落后國家之所以不發展,原因也不是在于內部機制,更主要的是它們一直處于世界體系的半邊緣與邊緣地區。而如今隨著世界經濟中心的轉移,雙方的位置正在發生轉換,有學者稱之為全球化的下半場,也有學者稱之為顛倒過來的世界,等等。

    所謂世界體系就是一種全球分工與產業價值鏈體系,它是由中心-半邊緣-邊緣組成的一種結構。同時它也是一種規則和機制,決定資本,資源,人才,財富的流向,循環與分布。所以,位置不同,國家的命運也不同,即位置決定命運,怪不得俾斯麥曾經帶有醋意地說到,在這個世界上,上帝只惠顧美國,醉漢和傻瓜。從歷史上看在近代以前,中國一直處于東方體系的核心位置,但是在近代世界體系中,由于中國選擇閉關自守的政策,中國落入體系的半邊緣和邊緣位置。與之相對,日本選擇脫亞入歐的開放與融入政策,所以日本擠進了世界體系的核心圈,可以說這是近代中日大分岔,大分流的原因。近代世界體系發源與15,16世紀,成熟于19世紀中葉,其核心是西歐國家。19世紀是歐洲的世紀,更是大英帝國的世紀,以產業效率為中心,英國創造了一個貿易的而非領土的帝國,但是,在1870年以后英國開始走向由盛而衰,其原因在于資本的流出與對外投資的加速發展,1870年至1913年間,英國的對外投資增長了近250%,1913年達到了40億英鎊,相當于近一半的英國儲蓄,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時,除了土地之外,英國資產的一半多在海外。無疑對外投資從短期和對資本來講比國內投資盈利更高,但是,長期來看對英國和世界經濟結構都是一種深遠的變化。美國的崛起與繁榮很大程度上得益于19世紀后半期的經濟全球化與資本和技術的轉移,由此20世紀成為美國的世紀。但是,上世紀70年代美國開始走向由盛而衰的軌跡,美國之所以走向失落根本原因也在于其對外投資的加速與國內產業的轉移,因為高工資,以及美國國內市場的飽和,利潤空間的稀薄,導致美國公司將加工和制造遷移到低工資的發展中國家,最初是日本,亞洲四小龍,然后是中國,美國跨國公司在這些國家進行生產加工,然后再將產品通過廉價的現代化運輸工具返銷到國內和世界其它地方,這樣顯然可以降低成本,提高利潤。制造業的轉移首先導致美國大片工廠的倒閉和萎縮,許多美國公司在本土只保存總部和研發中心,其次,導致失業率的劇增,中產階級每況愈下,其三,進口大于出口,美國越來越趨于成為純粹的消費大國,只消費,不生產,只進口,不出口,因為美國自己生產的東西越來越少,除了農產品和別國無法加工生產的高科技產品,美國的消費越來越依賴于進口。其四,貿易赤字急劇上升,美國2010年貿易赤字總額達到49789億美元,其中對中國貿易赤字擴大到207億美元,中國事實上成了美國的工廠,為美國打工。最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而中國成為美國最大的債權國。

    與美國相比,中國崛起無疑得益于20世紀末期經濟全球化與資本和技術的大轉移。由于美國和西方發達國家資本和技術的轉移和輸入,中國迅速成為全球最大和最廉價的生產和加工基地。首先,1978年以來中國獲得了5000億美元的外來投資,成為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世界投資中心,美國500強企業前10名都有在中國投資,并且它們在中國的生意份額越來越大,超過其本土成為盈利的主要來源。由于大量外資的涌入使中國自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平均增長率達到9.5%以上,是美國經濟增長率的3倍,由此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和制造業大國,結束了美國在制造業110年雄踞全球首位的歷史。制造業的迅速發展,中國隨即又成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和全球最大的外匯儲備國,外匯儲備已達到3萬多億美元。目前,中國已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并且根據預測中國GDP總額將于2019年超越美國。

    上世紀初暢銷書《世界的美國化》作者威廉·斯迪德認為盡管在18世紀美國處于英國統治之下,但是隨著美國的崛起,英國未來的經濟將與美國息息相關。當時歐洲人驚呼“美國入侵”,牢騷滿腹的抱怨每天早晨每一位普通公民都在美國制造的鬧鐘聲音中醒來;從產自美國新英格蘭的床單上爬起床,用紐約的肥皂和揚基安全剃須刀刮臉。然后穿上產自西卡羅來納的襪子,再外面再蹬上一雙波士頓長靴;系緊康涅狄克州產的背帶褲,等等,歐洲人發現生活已經離不開美國制造,英國首相威廉·格蘭斯頓1878年就預言美國在商業地位上超過英國是無法避免的,“當我們還在為自己的快速發展洋洋自得的時候,美國人已經在一路小跑超過我們。” 那么,美國為何會超過英國呢?原因之一是英國人和英國公司每年都將他們一半以上的存款投資到美國,這甚至超過了他們對自己國家的投資。雖然這些投資帶來的收益使英國每年的國民收入得到增加,但是這些投資本身讓美國企業完成了現代化,美國在一夜之間從以農耕為主的社會成為以工業為主的都市化社會,成為舉世矚目的經濟成功的象征。對此情景我們并不感到陌生,只是目前被抱怨的和被羨慕的主角是中國而不是美國。

    歷史學家貢德·弗蘭克在其《白銀資本》一書中認為,從航海大發現到18世紀末工業革命之前(即1400-1800年左右),是亞洲時代,確切地說,亞洲,尤其是中國和印度洋,是這個時代全球經濟體系的中心,而歐洲實際上僅是世界經濟的一個次要的和邊緣的部分。但是,美洲的發現使歐洲獲得了發家致富的第一桶金,它們用美洲的白銀以換取亞洲與中國的商品,美洲的金銀首先使歐洲能夠在亞洲經濟列車上購買一張三等艙的車票,然后又能夠包下一節車廂,最后才取代亞洲成為經濟列車的火車頭。同樣,如果套用這句話,我們可以說在過去近40年的時間里,中國通過市場換資本,通過廉價勞動力換投資,在美國與西方經濟列車上購買了一張三等艙的車票,然后又包下一節車廂,目前正在成為世界經濟列車的火車頭。無疑,中國崛起及其世界影響力的基礎也在于經濟全球化,一是因為改革開放政策,融入世界經濟秩序,抓住了全球化的機遇,由此在不經意間順勢而起。二是中國不僅抓住了經濟全球化的機遇,而且順勢而為,正在成為新一輪經濟全球化的推動者,其標志就是“一帶一路”。 哈爾福德·麥金德曾經講到“哥倫布地理大發現的最大歷史意義在于將地球翻轉過來,令我們看到了包含歐洲,亞洲,非洲以及南北美洲在內的陸半球,更重要的是,不列顛大致處于該半球最顯眼的地方。”顯而易見,地理大發現的意義不僅在于地理發現,更重要的是在于商業貿易與經濟發展機遇的發現。與此對比,可以說中國“一帶一路”的構想堪稱人類歷史上第二次地理大發現,它的最大歷史意義在于它又將地球翻轉了過來,令我們看到了已經沉睡了500年的歐亞大陸,更重要的是,中國又回到了最顯眼的地方。中國不僅是過去30年里全球化的最大贏家,并且正在成為21世紀全球化的主要引領者。顯而易見,目前世界體系處于新一輪的轉變與過渡時期,由此各國也都在這種轉變中尋求最有利的位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 全球化是一個趨勢,但現在的全球化已不同于昨日的全球化了。不同之處在于,信息與技術,程度與廣度,合作與公平,主體與客體,均有著大的區別了。美國逆流而上,完全是背道而馳,中國順應發展,但也不固守老的或新條條框框。
    2019/8/17 14:49:08
  • 中國正在走美國的路。大量的資本流向落后的非洲。
    2019/8/17 2:38:12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曾獲華東師范大學歷史學本科國際政治碩士、曾獲加拿大卡爾頓大學比較政治學碩士。任教華東師范大學國際政治研究中心,后赴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學習國際關系。現移居加拿大溫哥華,在加拿大海外集團工作。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iwsysd.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20182019德甲积分榜